一只刚出炉的面包

发布时间:2018-08-26 21:02

然而,去年寒假,电脑“休克”,“禁网令”也随之下发。无聊至极的我才想起了这位“老伙计”,心血来潮地去看望它。我意外地发现,它‘老’了,腰杆似乎弯了。他黑了,身上一层脏兮兮的水渍,在阳光下更显湿滑。我似乎回到了几年前,老练地上了那狭窄且不平的开端,它似乎在生我的气,轻轻一颤,我便摔了下来。黑色的衣服上沾满了棕色的针状草籽,好不狼狈。心猛然一颤,本来摔的不疼的我,魔征般的哭了出来,然后便不由自主地坐在了枯木上,空洞无神的眼睛四处张望,才恍然发现原本亲切的地方早已变得十分陌生。泪水顺着脸颊落在了枯木上,又滑落在地上……


  望着一碧如洗的蓝天,心中的孤寂之感涌动。冷风吹过,我不禁打了寒颤,拉上了拉链,周围的树要么刷上了白漆,要么绑着枯草,全都是全副武装。不,不是全都。“老伙计”一身黑色薄衣,像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,静静地躺在草丛中,默默地等待死神的降临。


  我闭着眼,感受着寒风,听着草在风中沙沙作响,品味着墨黑色的凄凉和寂寞,回忆着与它在一起的欢乐时光,心中荡漾着别样的情绪。


  我失神地对枯木说:“老伙计,我要走了,很久才能回来,也许我回来的时候,你已经不在这了。老伙计,你在这乖乖呆着,好不好?老伙计,我在这出生,在这长大,我舍不得故乡,也舍不得你。老伙计,我错了,我不想搬家,更不想离开这,离开你和故乡。老伙计,我给你起个名字吧!叫故乡,好吗?……”我忘了和它聊了多久,也忘了那么长时间,我都和它聊了些什么。但我记得我给它起了个名字,叫做故乡……


powered by 安徽砀山二中 © 2017 WwW.ahdsez.com